星河绘梨衣

看文的小可爱可以叫我小唐,唐,都是阔以的੭ ᐕ)੭*⁾⁾
近期爬墙磕tincan,少量磕klano,不定期更文੭ ᐕ)੭*⁾⁾

不可挽回(椰奶)

#椰奶
#轻虐
#文笔渣,慎入

你说不爱就不爱了,头也不回,徒留我在原地伤心欲绝,你也不会再给我一丝温柔。

---------------------------------------------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打"无法打通的电话号码,逐渐黑屏的手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这个人断开了联系,像是消失了一样,

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踉踉跄跄的步伐,再也没有人会在十一点后打电话过来安慰自己还在加班的心酸的心情,再也没有人会在十二点后还会热夜宵给自己吃了,到底是为何,最后还是回到了单身,回到了最初的冷漠。

"P'Kit,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是啦是啦,小点声,等下都知道了"

"我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啊,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么可爱的学长已经是我一个人的男朋友了,谁都不能再觊觎他了"那时候Ming还搂着他,笑的是那样的甜蜜,

"好了好了,不要再叫我P了,叫我名字就好了"

"卡嘭,KitKat大人"

"嘿咦,让你叫我Kit就好了,听不懂人话啦"

"好好好,我的亲亲Kit"

后来,感情也很顺利,没有什么第三者,也没有什么家里人反对的,两个人,甜甜蜜蜜的过着,

相恋一个月,两人约定了一起共进烛光晚餐,一起赏夜景,那个晚上,也是第一次

后来每个一百日,每个周年,一年,两年,三年,都过来了,直到后来,Kit正式工作了,也是那样的顺利,仿佛两个人就是分不开的合体,一直都这么的恩恩爱爱,

后来,Ming也正式工作了,两个人被工作分割开来,时常因为早晚倒班,有时一周也没见上一面,再到后来,Kit的麻麻来了个电话,一下子把Ming的注意力从工作中抽离出来,

电话里,Kit嫲嫲全程也很淡定,她也知道,两个人之间也会有自己的工作,总归不能勉强,但是每每和Kit通话,Kit嫲嫲都感觉到Kit无奈的感觉,感情是要两个人一起共同用心去经营的,如果各过各的,那和合租又有什么区别呢,

和Kit嫲嫲通完话了以后,Ming想了想,确实也是太专注于工作,也记不清,到底是有多少次没有亲自下厨给他做顿早餐,也记不清有多少次没有一起出去散散步去逛逛街,越想越不对劲,Ming跟同事说了一声,赶了回家里,才发现,卧室的门上其实有张字条,落款是前两天,而Ming,今天才发现了,

"亲爱的Ming:

很抱歉我这次不辞而离,五年了,别人总说七年之痒,真可惜,我们连七年都还到,就已经如此淡漠了,其实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我们恩爱甜蜜的日子,我相信,你也是一样的吧,那些一起吃饭,那些你为我做的,我其实都还记得,但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都是回不去的了,未来,我相信你还会找到更好的,我想,我是不爱了,我不想在浪费你的时间了,到此为止吧,我的东西我都拿走了,别来找我了,自己多点保重吧。"

这个纸条上字不是很多,但是他看了好久好久,眼泪划过了脸庞,明明说好会一起面对一切,明明说好会爱到老,明明,明明承诺了这么多,你怎么能说走就走,

放下了纸条,Ming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卧室里,床头的小闹钟,那个独特的Kitty喵枕头,书架上一切与医学有关的书,都拿走了,所有与他有关的,都不见了,瘫倒在床上,Ming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你就这样走了,不留下丝毫痕迹,像是没有来过一样,

后来的那几天,Kit都放假了,过去拼命工作,年假在这个时候一次性发完了,

坐在卧室里,喝着一样的酒,看着一样不好笑的喜剧电影,假装他一直都在,假装他们还在一起,

喝醉了,醉的迷迷糊糊,像是有一个人来了,那样的熟悉,扶起了Ming的背,喝下了醒酒的蜜糖水,盖好了被子,转身就走了,Ming伸手想要握住他的手腕,却扑了个空,求你,还能再给我多一丝温柔吗。

------------------大大的分割线-------------
@一入深海 日常艾特我家海,这篇想了好久,都只写了个开头,今天下午趁不用上班就写了,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7)

热度(43)

  1. 🌸hello暖暖.星河绘梨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