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绘梨衣

看文的小可爱可以叫我小唐,唐,都是阔以的੭ ᐕ)੭*⁾⁾
近期爬墙磕tincan,少量磕klano,不定期更文੭ ᐕ)੭*⁾⁾

也许不该对你动情(FB)

#甜

#后续有车

Beam在曼谷市中心的医院做外科的主导手术医师,每天都会有很多病人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而要被送到医院里进行手术的治疗,疲于手术室的工作,但凡第二天早上不用上班的时候,他都会到就近的逐月酒吧,小酌几杯,这个习惯也有个一年了,也算是当做是一种放松吧,

如平常一样,完成了一个大型的手术,把东西整理了,Beam和几个同事吃过了晚饭,便独自来到了这个酒吧里,一如既往的点了一杯沉默第三者,喝上几口,和吧台前的调酒小哥聊着天,

“话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用休息的,只要我来,就肯定看见你在这儿调酒”

“你讲笑了,巧合罢了,也许你的上班时间,反而是我的休息时间,也说不定”Forth不动神色的忙着手上的活儿,一边回应着Beam,

Beam喝酒时喜欢直勾勾的盯着Forth,感觉这个人的心思是那样的难以看破,

“今天的手术很成功吧”Forth看对方不说话,打探的问道,

“嗯嗯,很顺利,那个人出车祸了,小腿严重骨折,幸好送的早,不然就该截肢了”

喝了一杯又一杯,Beam似乎是兴在头上,不断地询问着Forth各种各样的问题,

“你原来大学就读这些专业的吗?”“你好像很专业呀”“干这些是不是很赚钱?”“你这么帅,肯定不少艳遇吧”“你调这些酒你都很了解的吧”

这些看似是烦人的问题,可到了Forth这儿,却感觉好像也不是很烦人,反而是更加的事无巨细的解释,生怕对方没听明白,

这边Beam在那里东扯西扯的在跟Forth瞎聊着,那边吧台上其他调酒的小哥哥小姐姐像是约定好了一样,走远了一些,不打扰这两人的交谈,

聊着聊着,时间也转到了第二天了,过了十二点,Beam看了看手机,也觉得是时候走了,付了酒钱,像是要说什么秘密似的,凑近了吧台对Forth说道,“我明天还来找你”说完便扬长而去了,

看Beam走了,tay悄咪咪的走到了Forth身后,故意吓他一跳,“嘿,看呆了吧”

Forth也没很惊讶,只是回头瞥了他一眼,

“你说这医生也是没眼力的,我们吧台美男,居然也会不心动,看来某人表示的还不够明显啊”

听到tay这样子的暗示,Forth心里也知道,一直这样子,对方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意,可是就怕道明了,也许会更糟,何不,再等等,于是也只是说了句,“多嘴”然后就转身继续投入到工作里,给客人调酒,

第二回第三回,每一次Beam来,都像是重复着那时的聊天,一边喝着酒,一边瞎聊着些日常,好像,根本和平常没什么不同,知道有一次,他带来了一个小新闻......

--------------大大的分割线---------

有人说要车吧,要甜饼吧,我正打算写,但是吧,有点晚了,写了也有九百多字了,先发这一点,等下洗完澡吃了夜宵还有时间的话就继续写下去,要是没时间,我就明早写好了哈

评论(7)

热度(131)

  1. 枉延岚星河绘梨衣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兔几本本星河绘梨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