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绘梨衣

看文的小可爱可以叫我小唐,唐,都是阔以的੭ ᐕ)੭*⁾⁾
近期爬墙磕tincan,少量磕klano,不定期更文੭ ᐕ)੭*⁾⁾

公仔先生

卧槽,快写快写,厉害厉害

顾书叔:

袁坔表示,他只是路过,但为什么会中枪,他也不知道。


事情是这样的,袁坔打算做最后的挣扎,出去买一个公仔打算送给一个目前有些好感的女生。买完回家的路上,两个女生在和一个男人起了争吵。女生大声喊道:“你这个骗子,快把钱还我!我怎么可能要到三十多岁才能找到真命天子!”


那老男人也不服输,举起自己印着“刘半仙”的牌子道:“我从不胡说骗人,像后面那个抱着公仔那个男的,以后绝对没有女人,连男人也没有!”


周围抱着公仔的人只有袁坔一个人,真是躺着中枪。


女生大声骂道:“放*$#*屁!难道他公仔买给自己的?”


那老男人继续喊道:“公仔要是送给女的,以后肯定分,他下半辈子觉得没有女人,更没有男人!”然后拿起自己的招牌走了,留下袁坔在风中凌乱。


回到家,袁坔把公仔随便扔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那出手机刷一下朋友圈,那个有一点好感的女生朋友圈发了三个字:脱单啦!


袁坔倒是没有多伤心,本来就一点好感,更何况他早有一种没有戏的感觉,买公仔只是想挣扎一下而已,让他生气的反倒是那个老男人,居然说他以后肯定不会有女人,连男人也没有。什么意思啊!连当同性恋的资格都没有的意思?注定孤独终老的一声?


袁坔洗完澡,围着条浴巾就直接出来了,反正家里就他一个人,床帘习惯的拉上,一种封闭式的感觉让他有一种安全感,不穿衣服走来走去有一种自由感。


袁坔一手环着刚刚买回来的一只公仔,一手按着遥控器,脚搭在茶几上,好不自在。


电视无聊的节目催眠着袁坔,让袁坔眼皮打架。遥控器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袁坔没有察觉,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


微暗的客厅忽然微微发出一道光,袁坔挣扎着睁开眼睛。一双手搭在袁坔的眼睛上,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睡吧。”袁坔终于沉睡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早上,在自己床上好好躺着。


袁坔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光线,看着窗户想道:“我什么时候开了窗帘?”


掀开被子起床,浴巾已经掉在床上了,袁坔叹了口气:又忘记穿衣服了。


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班,一整天都呆在家,天气又热,穿衣服会出汗,还要多洗一套衣服……袁坔想了一下,别穿算了,洗衣服好麻烦啊,要扔进洗衣机,要倒洗衣粉,还要晒什么的。


围上浴巾,溜过去拉上窗帘,呼,安全了。


洗漱完毕,客厅里电视关掉了,遥控器好好的放在茶几上,就是公仔歪在沙发上。袁坔一把抓过来揉了揉,手感真好,怪不得女生喜欢抱着睡觉。


抱着公仔摊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是一天,袁坔把公仔抱回床上要和公仔一起睡觉。


沉睡中,公仔突然变成一个高大的男人。也许感觉自己手臂被压着,袁坔不满地哼了一声。


那男人看着一丝不挂的袁坔叹了口气道:“真是妖精,整天都在勾引我。”



你们喜欢这种吗?哈哈哈(ಡωಡ)

评论

热度(11)

  1. 星河绘梨衣顾书叔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快写快写,厉害厉害